Ctrl+D收藏泡泡中文
泡泡中文Paozw.com
泡泡中文 > 都市言情 > 平平无奇小道医 > 第五十二章 反弓煞和顶心煞!

第五十二章 反弓煞和顶心煞!

进入二楼之后,周文成先是查看了整个房间的布局,随后接过钢笔在小本子上涂涂画画了起来。

很快一个房间的户型图便在本子上被勾勒了出来,周文成随即开始填充边角,然后将二十四座山分别标注上去。

“这是啥?”

墨子看着站在飘窗前涂涂画画的某人,忍不住好奇问道。

“你没看过盗墓的电影吗?”

周文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是反问了一句。

墨子摇摇头,扬起下巴有些不屑地说道:“我才不会看那种无聊的东西呢。”

周文成扭头朝她笑了笑,随即接着开始在纸张上用《八宅阳宅地理》一书中的方法以门起伏,判断起整间屋子的理气。

“你不是不会看,你是看不了,或者说,你没有机会看。”

周文成获得各种书籍的这段时间里,很多书籍其实都是从《易经》这本书里面演化出来的,而他最大的感悟就是不管是哪种方式,看一件事最重要的是看到它的神,而非形。

“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做一个普通人呢?”周文成忽然开口问了一个墨子从未思考过的问题,“和大家一样,每天上班下班,然后周末看看电影,甚至是找个男朋友?”

墨子啐了一口,冷着小脸骂道:“不用你操心!我是职业军人!”

“嘿嘿,看来你还是不懂,有些道理或许你从小到大朗朗诵读,但是你真的明白吗?真的明白吗?”

周文成打了个哑谜,随即将画好的座山图拿给墨子看:“先来看这个吧,屋里面有几个地方不太对劲,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周文成将户型图上几个地方标记出来给墨子看,随后接着说道:“我需要再实际勘探一下,来,你帮我拿着。”

墨子尽管再不情愿,但还是接过了纸张,她看了一眼户型图,半信半疑道:“这有什么不对劲的?”

周文成冲她笑笑,靠在飘窗上淡定说道:“首先,楼下是老军神经常活动的地方,你们搞个这种开放式的客厅本来就挺离谱的,然后还有门前的那条小河,正好在客厅外这一段弯曲——”

说着周文成拿手指着窗外的小溪在空中画了一个弧形,接着说道:“有没有觉得这像是一张弓箭?而箭头的方向正好冲着屋里面?”

墨子皱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周文成接着说道:“这在堪舆学中叫做反弓煞,它是形煞的一种,你可以理解为是有一股煞气直冲家里,长久以往对人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都有影响。”

“胡说八道,封建迷信!”墨子撅撅小嘴。

周文成哈哈一笑,一点儿生气或者反驳的想法都没有,反而顺从道:“对啊,就是封建迷信,但是只要它有用,我管它是什么呢。”

放在以前周文成作为一名医生,是最不相信也是最排斥这种东西的人,可是随着他逐渐深入了解,才发现真正的得救之道,就在其中。

我们现在理解的科学根本不能称之为“科学”,只能叫做“科技”,因此所谓的科学才没办法解释一些灵媒的事情。

“还有门前那颗大树,我就纳了闷儿了,这是哪个老baby的奇葩想法,能在正冲着门口中间的位置来一棵大树,换成普通人就算不懂这方面的知识怕是也不会这么做吧?”周文成冷笑着说道,“这棵树在理气上叫做顶心煞,就类似于你的心口上有一把刀子顶着一样,我这么说你理解不了的话,你可以试着想一想,如果你整天刚一出门,就看到有什么东西挡着你家门口,你心里舒服么?”

这个解释还算比较能令人接受,墨子只是不喜欢周文成,但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听到这自然就点了点头。

“而且这棵树太过于繁茂了,你没看老军神在的地方一点光线都没有,明堂里面这么暗,时间长了人住在这里心里就很压抑,阴气太重,”周文成随口解释道,“其实煞气这东西不是说存在就一定有危险,每个宅子就像是一个人,本身也是有一定抵抗能力的,就像是我跟你,咱俩都挨别人一顿打,你可能没啥事,我他么可能都嗝屁了!”

墨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个比喻虽然奇葩了点,但是却十分形象。

看到周文成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看,墨子连忙恢复平静,瞪了一眼他。

“所以说一般宅子有煞气也没事,但是吧——”

周文成故意停顿了一下,随后接着说道:“我们常说一句话,人倒霉的时候干啥啥不顺,其实这句话应该反过来理解。”

“嗯?啥意思?”墨子疑惑地问道。

“就是因为你干啥啥不顺,所以你一定会在一件事情上倒霉。”

周文成指了指窗外面的风景,说道:“顶心煞,反弓煞,明堂暗,或许这三者出现任一个都没事,但偏偏三个同时出现,那么人不出问题才怪了。”

墨子似懂非懂,有种模棱两可的感觉。

“老军神之前是不是不愿意配合接受治疗?你知道为什么吗?其实就连他自己都感受不到,不是他有问题,而是他住的地方,这个宅子有问题。”

周文成绕了半天,终于给出了自己的结论:“人处在不同的位置上,面对同一件事情心里面起的念就会不同;不同人在同一位置上,面对同一件事情心里的念头也会不同。”

“有这么强的煞气对冲着,老军神的身体不仅会日益糟糕,而且心里面也会变得不顺,或许是暴跳如雷,或许是萎靡不振,总而言之,他从心理上也不会配合你的治疗。”

墨子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仔细回想起来,老军神受伤之后,自从搬进了这里,精神状态与以往相比就差了很多,她们一直以为是老军神身体受伤的原因,就没有多想,如今听了周文成的这番解释,确实很有道理。

“可是……”

“可是我没办法直接证明宅子和老军神病情加重有直接关系是吧?”

周文成莞尔一笑,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罗盘。

“既然你这么好奇,那我只好表演一下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