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泡泡中文
泡泡中文Paozw.com
泡泡中文 > 武侠修真 > 我一个炼丹的能有什么坏心思 > 第五十六章 宴请

第五十六章 宴请

看着蹲在地上收拾碗碟残片的郑捕头,邢道人脸上方才挂起得意的笑容。

“郑大人来得很快嘛,看来是没什么要紧的事。”邢道人略带嘲讽地说道。

“是,仙长说得对,这几日比较清闲。”郑捕头抬起头淡淡的说道,随后便继续低下头收拾着笨拙的收拾着地上的狼藉。

邢道人见郑捕头来得很快,现在态度又很好,所以心里的气消了许多

只见他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你们不是奉了王年大人的命令,追捕逃犯吗?怎么会清闲?”

郑捕头闻言再次停下手中的动作,“回禀仙长,小人向来是负责城门的,寻人的事大多都由兄弟们去办。”说到这郑捕头停顿了下,“若是王大人催促,小人也可以加入搜捕。”

邢道人闻言顿时想起了王年,冷哼一声,将茶杯重重往桌子上一放。

邢捕头见状顿时脸色一变,蹲着凑近两步,轻声闻道:“仙长,可是小人哪里做错了?”

邢道人看这郑捕头突然心中移动,对着他招了招手,郑捕头赶忙凑了过去。

“郑捕头,这些年我对你们怎么样?”

郑捕头心中暗骂,你怎么样你心里没数吗?可嘴上还是说道:“仙长自是对我们兄弟没得说。”

邢道士拍了拍郑捕头的肩膀,“既然你如此说了,现下我倒是有件事要求兄弟们。”

“您有事尽管吩咐便是。”

邢道士对郑捕头的话很满意,哈哈一笑,“我希望你们若是找到了那小子,可以先把消息按下,不要告诉王年,而是先来找我。”邢道士指了指自己说道。

郑捕头顿时心中了然,还是争名夺利,抢功那一套。当下拍了拍胸口,大声说道:“仙长放心吧,有了消息我一定第一个便来通知您。”

“好!”邢道士哈哈一笑,拉着郑捕头坐下,对着外面喊道:“找个人,来把屋里收拾下,再叫一桌酒席来,我要与捕头喝酒。”

邢道士一声喊出,外面却没有动静。

邢道士皱了皱眉头,起身对郑捕头说道:“你坐在这等着,我出去看看他们在搞什么鬼。”说着便起身准备出门查看。

就在这时门“咚咚”响起,一个声音在门外说道:“仙长,王年,王大人有请仙长前去一叙。”

邢道人带着一个道童走在上山的小路上,前面带路的人正是二狗。

烈日当空,刺眼的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睛,这上山的山路不知多久没人走过,路边长满了半人高的野草,一根根歪歪扭扭都伸到了路上。

邢道人抬头看了一眼山上的方向,立刻被阳光照得低下头来,不由得一声暗骂,这王年到底搞什么名堂,说约我吃饭结果找这么偏远个地方。

这时前面带路的二狗看到邢道人停了下来了,赶忙回身凑了过来,殷勤地问道:“仙长,您怎么了?”

邢道士一甩衣袖,沉着脸说道:“没事,快走吧,道爷我都要被天上的太阳晒化了。”

二狗见状赶忙说道:“仙长,这就快到了,这可是王大人废了好大功夫给您选的风景优雅的好地方,吩咐我务必要请您过来,说有重要的事要说。仙长且先忍忍。要不……”说到这二狗一把拽着自己的衣袖,高举双手挡在邢道人头上,“要不小的帮您挡着太阳。”

“行了,行了,快些带路便是,哪个要你遮太阳。”邢道人轻轻一推二狗,指着山路骂道。

“小的这就带路,这就带路。”二狗脸上堆着笑脸继续到前面带路。

三人又走了一刻钟方才登上山顶,穿过一小片林子,眼前场景豁然开朗。

只见路的尽头是一片修整得十分平整的空地,空地上临近山边的地方矗立着一座虽然陈旧但看起来颇有韵味的八角凉亭。

亭中石桌石凳应有尽有,此时石桌上摆满了酒菜,而王年正坐在桌边石凳上。

见到几人到来,王年立刻起身热情地迎了上去,一把揽住邢道人的胳膊,亲热地说道:“邢师叔快来入座,我总说要请邢师叔好好吃上一顿酒,只是这几日客栈的事颇多,今日有空咱俩定然要不醉不归。”

邢道人被王年揽住胳膊顿时身子一僵,但看着王年热情的模样却也不好直接翻脸,只得被他拉着坐在桌前。

王年将邢道人扶着坐下,随后便对一旁的二狗说道:“下去吧,顺道替我招待招待这位师弟。”

二狗闻言顿时明白了王年的意思,凑到那道童身旁热切地说道:“道爷,我带你到别处吃些酒肉,咱们莫要在这打扰了两位大人说话。”

那道童犹犹豫豫地看向邢道人,邢道人有些烦躁地挥了挥手让他离开,那道童这才跟着二狗一道离开了。

道童与二狗刚离开,王年便自觉的拿起酒杯替自己和邢道人斟满酒杯,随后将自己的酒杯微微举起对邢道人说道:“邢师叔,我敬你一杯。”

邢道人举起酒杯与王年酒盅一碰,随后一饮而尽,将酒盅放在桌上,斜睨着王年说道:“王师侄,你今日请我来到底有什么事,还请直接说了吧,莫要搞这些虚的。”

王年笑了笑,一仰头将手中的酒喝干,又拿起酒壶说道:“昨日道主唤我上山问了些事情。”

果然此话一出邢道人眉头一挑,转头看向王年。

“道主对您很不满啊。”

王年此言一出邢道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一拍桌子说道,“王年,你到底什么意思。”

王年见状也不生气,笑着将两人酒盅重新斟满,“邢师叔不必动怒,我这次请师叔来是想告诉师叔,我对之前的生活很满意,并不愿意改变什么。”

邢道人的眉头皱得更紧,“你与我说这些做什么。”

王年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只是想与师叔说明白些,我无意与师叔你争夺什么,观中的氛围也不是我所喜欢的。这次只是因为事出有因,等风头过了我便会向观主请辞,让师叔你重新管事。所以还请师叔莫要对我升起不必要的敌意。”

邢道人闻言一脸怀疑地看向王年,“你真的会向道主请辞,让我重新管事?”

“我可对天发誓。”王年斩钉截铁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