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rl+D收藏泡泡中文
泡泡中文Paozw.com
泡泡中文 > 综合其他 > 豪门替嫁:重生王牌大佬 > 338:婳婳虐渣!

338:婳婳虐渣!

拉林卡是天生的贵族。

自幼就智慧过人。

她三岁便能通晓三国语言,五岁掌握国际金融,十二岁便被聘为知名大学名誉教授......

如今二十二岁的她,早已是国际上的震撼人物。

就算撇去那层贵族身份,她依旧是人上人,是所有人仰望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

拉林卡这些年来,一直遵循本心,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过人的成就与尊贵的身份就得意忘形,她始终如一,谦逊好学,能巧妙的杀敌于无形之中。

因此,拉林卡一直都是妹妹塞奇纳心中的偶像。

无人能代替。

闻言,拉林卡笑着道:“塞奇纳,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塞奇纳哼了一声,“我才不信什么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呢!”

科学家做过调查。

平均1000个人里才会出现一个天才,全国一共70多亿人口,那么绝顶天才的人数才占总人数的百分之一。

可是又有多少人能成为那百分之一呢!

尤其是像塞奇纳这样的人才。

语落,塞奇纳接着道:“姐,你一定要想个办法帮我报仇!ly酒店这次真是太侮辱人了!”

闻言,拉林卡眯了眯眼睛,“这件事,可能会有些棘手。”

说到这里,拉林卡解释道:“首先,ly背后的势力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其二,e洲目前各方势力齐聚,如果我们此时把事情闹大的话,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ly明明知道塞奇纳的身份,却还敢直接撤销塞奇纳的会员资格,这足以说明,ly背后的顶级势力。

“难道我就这么的把这口气咽下去了?”塞奇纳看着拉林卡。

拉林卡看向塞奇纳,语调温柔,“你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人最厉害吗?”

“什么人?”塞奇纳不解的问道。

拉林卡未说话,用指尖在杯中沾了点水,一笔一划的写出一个字。

忍。

塞奇纳不认识中文,微微蹙眉道:“这是什么字?”

拉林卡一字一顿的道:“忍。华国还有一句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塞奇纳还是有些不甘心。

她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样委屈。

拉林卡看着妹妹,“塞奇纳,你这性格还是太毛躁了,你今年才十九岁,以后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如果连这种事情都无法忍受的话,你要怎么成长?”

“姐!”塞奇纳抱着拉林卡开始撒娇。

拉林卡笑着道:“撒娇是不行的。”

语落,拉林卡接着道:“你去准备下,咱们明天晚上还要参加地下城的拍卖会。”

“好吧。”

......

宋家。

宋老夫人还是老样子,躺在床上连翻个身子都需要人帮忙。

她又及其要强,自然不愿意让自己的狼狈的样子被外人看到,所以关于拉撒和洗漱的问题,全部都到了宋阮头上。

一天两天也就算了。

偏偏,她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赵如安皱着眉看向宋慎行,“你说你妈怎么回事啊?一直让阿阮伺候着也不回事!阿阮本身自己身体就不好,万一有个什么好歹可怎么办?还有,阿阮才加入m组织不久,就请这么长的假,要是落人口舌怎么办?”

宋阮原本只有十来天的假,因为宋老夫人的缘故,她又申请延长了一个月的假期。

m组织本身就竞争大,如果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把宋阮从组织里挤出去了怎么办?

一旦被m组织除名,以后就没有再加入的机会了。

宋慎行也有些为难,“要不明天你去照顾下妈?”

“你问问你妈同意不?”赵如安咒骂道:“老太婆事情这么多,不如死了算了,省得留在世上祸害人!”

除了宋阮,宋老夫人现在谁都不认。

赵如安已经说了不止一次的要去照顾她,可宋老夫人都是摇头。

宋慎行没说话。

而后,他接着道:“你别着急,大嫂已经联系京城那边了,我相信宋小姐不日后就会来给妈治病的。”

如今宋老夫人所有的希望都在宋婳身上了。

宋慎行相信宋婳肯定能让宋老夫人好起来的。

毕竟,他医术那么高。

只要京城那边出面,宋婳就一定会过来的。

闻言,赵如安冷哼一声,“你真以为宋小姐会来呢?”

当初宋老夫人一言不坑的就把人家赶出去了,还狠狠地侮辱了人家一番,现在自己病了,又琠着脸求人家过来给自己治病?

除非京城那边是傻子才会让宋婳过来。

说到这里,赵如安接着道:“我说你妈就是太看得起自己了!你也没什么自知之明,你仔细想想,如果你是京城那边,宋小姐是咱们阿阮的话,你还会让阿阮过来吗?”

宋老夫人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老太君呢,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

其实,她什么都不是!

闻言,宋慎行直接就愣住了。

将心比心,如果他是京城宋家的话,那他绝对不会让宋婳过来的。

思及此,他叹了口气。

赵如安看了眼宋慎行,“我说真的,就你妈现在这副样子,还真不如死了算了。”

宋慎行觉得赵如安说得挺有道理的,但他毕竟宋老夫人的亲生儿子,有些话是不能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东厢房。

宋老夫人躺在床上。

张雪研正在给她喂参汤。

但宋老夫人喝了两口,就不愿意再喝了。

张雪研劝说道:“妈,您再多喝两口吧,这样也能快些好起来。”

宋老夫人知道自己的病不是多喝点参汤就能好起来的,看向张雪研,“京城那边回复邮件了吗?”

张雪研摇摇头,“暂时还没有。”

闻言,宋老夫人眯了眯眼睛。

张雪研又道:“您不要着急,可能是那边太忙了,没注意看邮件。”

宋老夫人接着道:“那就再发一封!”

一直发到宋家人看到为止。

说到这里,宋老夫人似是想到了什么,接着道:“你说,咱们发过去的邮件,会不会全被宋婳拦截了?”

宋婳自己做了错事,肯定不想让父母知道。

所以......

肯定是被她拦住了。

要不然,宋家那边不可能一直没有回复。

张雪研点点头,“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虽然是这么回答的,但张雪研还是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小。

毕竟,这件事是宋老夫人做的不地道,跟宋婳没有任何关系。

而宋婳也不会闲到去拦截宋老夫人的邮件。

像她那样的大人物,怎么会把这种小事挂在心上。

“你去查查京城那边的电话,”说到这里,宋老夫人眯了眯眼睛,“我要亲自联系京城那边。”

她要亲自向宋修威揭发宋婳的罪行。

到时候,就不止是宋婳来道歉的事情了。

她要让京城宋家的所有人都来给她道歉!

思及此,宋老夫人心里的怒气才消散了几分。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她不讲仁义了!

是宋婳没有好好把握时机的。

闻言,张雪研一愣,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老太婆刚刚在说什么?

她要联系京城那边?

疯了吧!

她真以为自己是什么老祖宗吗?

在e洲作威作福也就算了,现在还妄想跑到京城去耍老太君的威风吗?

她还真敢想!

见张雪研一直不说话,宋老夫人微微蹙眉,不悦的道:“想什么呢?”

张雪研立即反应过来,笑着道:“好的妈我这就去查。”

“快去吧。”

宋老夫人挥挥手。

这样的日子她实在是过够了!

她需要马上好起来,重新站在最顶端。

想要查到宋氏集团的联系方式倒也是不难。

但是查到宋家的私人电话可就太难了。

张雪研回到房间后,就将这件事说给宋良谨听。

“你说你妈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她居然想联系京城那边!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宋家这三兄弟个个都对母亲有意见。

闻言,宋良谨道:“她让你去查你就去查,反正到时候是她自己联系京城那边找不痛快,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对了,你最近记得多在妈那边走走,千万不能让老二那边占了便宜。”

如今宋老夫人瘫痪在床,说不定随时就走了。

宋良谨对宋家家主这个位置势在必得,可千万不能被宋良言抢走了。

至于宋阮嘛......

宋良谨从未将她放在眼里过。

毕竟,她只不过是个毫无价值的女孩子而已。

宋老夫人就算再喜欢她,也不会糊涂到把家主的位置传给她的。

毕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除非,宋老夫人想让宋家改名换姓。

张雪研点点头,“嗯,这些我都知道。”

宋良谨接着道:“长松呢?让长松没事也去妈那屋里转转。”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

他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宋老夫人知道,无论什么时候,过去多长时间,他们都是最孝顺的那个。

张雪研接着道:“长松也只能去妈屋里转转,端茶递水,其他事情也干不了,毕竟是男孩子。”

大丈夫就要有大丈夫的样子,总不能让宋长松一个男孩子,去给宋老夫人端屎端尿吧?

这不合适!

宋老夫人这边。

吃过午饭后,宋阮就来了。

“奶奶,现在想小解吗?”

宋老夫人躺在床上,就这么看着宋阮,摇摇头,“不想。”

宋阮又问,“奶奶,那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

“也没有,”宋老夫人握着宋阮的手,“阿阮,奶奶现在很好,什么都不想做,就想跟你好好聊聊天。”

“好的。”宋阮微微点头,“您说。”

宋老夫人接着道:“这些天我算是看出来了,在这个家里,只有你对奶奶是真心的,就连你爸妈都做不到你这样!阿阮,这些天辛苦你了,奶奶谢谢你。”

同时,她也很欣慰,这个孙女总算是没白宠。

闻言,宋阮笑着道:“奶奶,您说什么呢!这些事情都是我应该做的。您养我小,我养您老啊,而且,我也没觉得自己多辛苦,奶奶,您千万不要跟我说谢谢。如果您要跟我说谢谢的话,那我欠您多少谢谢啊?”

谁都喜欢听漂亮话。

毕竟真话好听又刺耳。

宋老夫人也不例外,她看着宋阮,“阿阮,我想了很久,我决定把掌家权交给你。遗嘱我都已经拟好了,等我一闭眼,这个家主之位就是你的!”

宋阮也不惊讶,更没有假意拒绝,“奶奶您放心,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我带着咱们宋家,走向新高度的!”

宋老夫人眼底全是满意的神色,而后又非常严肃的道:“但是你要答应奶奶一件事。”

“您说。”宋阮道。

宋老夫人缓缓开口,“你要答应奶奶,永远不能外嫁,只能招婿,以后孩子们也要姓宋。”

“可以。”宋阮点点头。

宋老夫人看着宋阮的眼睛,“阿阮,不是来奶奶不相信你,而是女孩子一旦陷入爱情,就没有智商可言了,所以,我要跟你签一纸合约。一旦你违约外嫁的话,掌家权就会变更到长松头上。”

女孩子终究是女孩子。

所以,宋老夫人必须要留这一手。

说完这句话,宋老夫人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合约。

宋阮仔细的看了遍,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

宋老夫人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换成她是宋老夫人的话,她也有可能会走到这一步。

这是无法避免的。

宋老夫人满意的将合约收起来,最后嘱托道:“阿阮,千万不要忘记你答应奶奶的事情。”

“你放心吧奶奶。”宋阮对自己很有信心。

她不是那种为情所困的人。

更不会因为一个男人,就放弃整个宋家。

宋老夫人点点头,“阿阮,奶奶相信你。”

宋阮接着道:“奶奶,明天是彩灯会,后天的是地下城的拍卖会,明天我带您去外面转转吧?顺便散散心。”

宋老夫人原本不想让外人看到她这副模样,但是想到宋婳会马上过来给她道歉,还要给她手术,便点头同意了。

毕竟彩灯会是五年一次。

像她这个年纪,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五年后彩灯会。

所以。

不能错过。

转眼就到了第二日。

彩灯会非常热闹。

街头巷尾聚满了人。

宋家组织了舞狮。

宋阮推着轮椅,在大街上慢慢走着。

宋家的三个儿媳妇跟在后面。

韩筱筱忙着上前表孝心,“阿阮,你推这么长时间肯定累了吧?让二婶来就行。”

“那就辛苦二婶了。”宋阮道。

韩筱筱笑着道:“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辛苦,再说,照顾你奶奶是我应该做的。”

宋老夫人坐在轮椅上没说话,虽然街上很热闹,可她脸上却没什么笑意。

反而板着个脸。

张雪研见韩筱筱凑在宋老夫人面前刷存在感,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立即道:“妈,您想不想吃点什么?那边有卖糕点的,要不我去给您买点?”

“不要。”宋老夫人道。

张雪研又问:“那您渴不渴?我给您倒点水!”

“不渴。”

张雪研还想再说些什么时,却被宋老夫人直接打断,“闭嘴!”

张雪研只好闭嘴。

韩筱筱一脸得意的表情。

真有意思。

张雪研这么谨慎的一个人,居然把马屁拍到马腿上去了。

彩灯会五年一次。

塞奇纳和卡林拉自然不会放弃。

姐妹俩并肩在路上走着。

就在此时,塞奇纳注意到路边有卖面具的。

颇具东方色彩的手绘面具,充满了神秘感。

塞奇纳刚想伸手拿下试戴下,却被另一只手抢先拿下面具。

这只手很好看。

白皙修长,估计分明,指甲修剪的很整齐,如同一排排小贝壳,透着健康的粉色。

顺着这只手往上看,便看到一张惊艳万分的脸。

精致无双的桃花眸。

朱唇不点自然红,高挺的鼻梁,以及巴掌大的脸颊,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透露着迫人的贵气。

塞奇纳楞了下。

她不禁怀疑。

这种精致到毫无缺点的女孩子,真的可以存在于现实世界吗?

就在此时,一道好听的声音将塞奇纳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老板多少钱?”